We Are United

劲爆关注

国内新闻

全国消拯局总监拿督斯里莫哈末韩丹指出,该局已经做好准备并圈定公开焚烧“热区”,以面对即将到来的旱季。
他指出,被圈定的州属包括吉打、雪州、柔佛、彭亨、槟州、沙巴及砂拉越。
他说,我国每年的旱季都在东北季候风之后开始,估计今年9月的旱季比较长,而且干旱的层度很严重。
他指出,被圈定的热区包括雪州万津、柔佛新山,及雪邦,北部则包括了槟州威省及槟岛,吉打州则最主要是稻田上公开焚烧稻草的活动。

他促请民众不要公开焚烧,同时提醒垃圾回收场时刻监督,避免发生火患造成烟霾及释放出对人体不健康的气体衍生各种疾病。
“公众人士一旦发现公开焚烧活动,可以向消拯局或相关部门求助。”
他周一下午在亚罗士打消拯局礼堂,受邀为吉打及玻州消拯局,主持2021年卓越表现及30年服务奖给于消拯员的仪式上,如是指出。吉打州消拯局主任莎雅妮,及玻州主任鲁西沙也有在场。

另一方面,他指出,随着在浮罗交怡的贞南海边,成立一支由当地人组成的特别拯救队后,该局也将成立一支山洪特别拯救队。
“浮罗交怡贞南海边的特别拯救队已经获得消拯局承认,他们同时将获得应有的补贴。”

联邦法院五司一致驳回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要求法院展延聆审其被判挪用SRC国际公司案件的的上诉申请,并择定案件周四开始聆审此案的上诉。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东姑麦润为首的五司,今天(16日)下午在纳吉首席辩护律师郑宝德要求展延聆审纳吉的上诉案件后,如是裁决。
郑宝德早前要求法院展延3至4个月审理此案,并指若非必要,不会向法庭要求展延聆审案件。

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向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发出一封公开信,阐明90亿令吉濒海战舰(LCS)丑闻绝对需要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十个理由。
他表示,希山慕丁应该在明天(16日)向内阁呈上设立皇委会的建议,尽管有者认为眼下需要的是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行动,而不是设立皇委会。
也是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的林吉祥今日发文告指,这十个理由如下:
(1) 尽管涵括所有政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在调查90亿令吉LCS丑闻上着实表现优秀,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真相都有被发现。我们还不知道采购案的开端、发展过程,以及发生在丑闻中的多个重要决策的原因。
(2) 在过去22年里,我们历经了4任首相和9名国防部部长,他们每一人都应该为皇家调查委员会作证,慢慢梳理LCS丑闻的来龙去脉。

(3) 时任首相和财政部部长在这宗丑闻里的角色是什么?
(4) 皇委会应该调查采购追风级(Gowind)LCS的决定是否从6艘LCS采购案的一开始就拍板,还有追风级LCS采购的决定是什么时候敲定的,以及为何作为使用单位的皇家马来西亚海军的意见和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完全受到漠视。
(5) 皇委会应该调查追风级LCS的采购是否是对国家最有利,无论是从财政或安全的方面来看。
(6) 巫统主席兼前国防部部长拿督斯里扎希表达了他对解释LCS丑闻可能会让国防机密曝光的忧虑,并要求公账会“在国防事务上更敏感”。但他却无法讲出公账会长达247页的报告书,国会长达489页的咨询记录以及长达192页的幻灯片里,有哪个例子是会让国防机密曝光的,或是公账会如何没有“在国防事务上更敏感”。
(7) 知名专栏作家古纳瑟加兰写了一篇题为《LCS丑闻有足够证据让反贪委采取行动》的文章。反贪委在调查90亿令吉LCS丑闻上拖延多时。皇委会务必要调查其中原因来改善反贪委的效率。

(8) 建立一个不会让数百万或数十亿令吉的国防采购只让外国承建商牟利,并牺牲掉军方和退役人员的权益以及让一小撮当权者的朋党暴富的系统,尽管这些采购都是以军方和退役人员,人民和国家的名义进行。
(9) 从90亿令吉LCS丑闻吸取教训,探讨有什么样的良好施政作业应该在马来西亚推行,将任何领域里的贪污情况减到最少;而不是等待像2018年大选的幸运事情发生如撤换政府和开启国会改革,进而导致公共帐目委员会由一名在野党国会议员(黄家和)领导和90亿令吉LCS丑闻曝光的局面。
(10) 展望能够完成6艘LCS的建造和交付的最佳方案,它们对维护国家安全和主权至关重要,因为海军亟需与区域性地缘策略和地缘政治安全局面发展相符的作战能力。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寻求在其SRC国际公司案中提出新证据的申请遇挫,不过这无阻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亲临布城司法宫为丈夫打气。
本报摄影是于周二约下午1时22分在现场捕获罗斯玛现身司法宫的身影,她是在3名随扈陪同下抵步,并向在场的媒体挥手示意。

国会上议院主席丹斯里莱士雅丁周二允许上议员林慧英所提出的动议,即针对濒海战舰(LCS)一事,在上议院进行辩论。
“我已仔细考虑此事,认为它有涉及公众的利益及国家安全,且此事已获广泛讨论,因此我同意此项动议。”
根据《议会常规》第17(3)条文,莱士雅丁指动议将在今午(16日)进行辩论,双方将有30分钟时间。
莱士雅丁周二允许在上议院,进行濒海战舰课题辩论。
在提呈动议时,林慧英指莫实得海军造般厂获得91亿2860万令吉的政府合约,制造6艘濒海战舰,5艘要在今年8月份完成并移交。

“但是到目前为止,虽然政府已支付60亿8300万令吉,没有一艘濒海战舰完成,计划的成本却增加了14亿令吉。”
随着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已针对此案做出报告,林慧英认为上议院应辩论相关事宜。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揭露,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未根据《财政通令》的规定,在濒海战舰项目建造初期就已支付大笔建造费,才导致该项目出现一堆纰漏

他重申,纳吉在濒海战舰丑闻难辞其咎,更要求说明政府当时批准1亿7800万令吉予仅成立45天分包商的原因。
他批评,近期伊斯兰党、巫统与土著团结党组成的政府,挑起人民的愤怒旨在转移焦点,而这些都是纳吉的政治宣传,目的是让人民相信他没有在濒海战舰项目有违法行为,只是延迟该项目。
他说,纳吉至今仍拒绝就该项目违规行为的疑问做出回应,包括:

为什么濒海战舰的设计图会在最后一刻被更换,甚至有别于最初的设计图,即西格玛(Sigma)护卫舰改为追风级(Gowind)护卫舰?
谁能比当时的国防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更有权来影响决策?
为什么濒海战舰的主要承包商莫实得海军造船厂有限公司会委任分包商?是不是为了隐瞒其中一家分包商DCNS,与纳吉有关联?
为什么两个主要配套的成本,在经过两个分包商后价格翻倍,从3亿9700万令吉飙高至12亿令吉?
拉菲兹周二在脸书贴文指出,这些都涉及两种主要决策形式,即技术决策和财务决策。
他说,国家的财务治理遵循财政部的《财政通令》,该通令强调三大重点,即政府须根据技术能力和最优惠的价格委派政府项目的承包商、承包商须有财务实力及足够的现金流来履行合约,以及政府将根据工程进度来支付费用。
“然而,濒海战舰项目,都抵触了我上述提及的三大重点。”
“有证据表明,政府与莫实得海军造船厂有限公司没有遵守财政部的《财政通令》,亦或是没有根据该通令支付建造费。”
拉菲兹表示,濒海战舰项目的建造初期,国防部与财政部就已经发放大笔拨款,而这些拨款都是由时任财政部长纳吉批准。
“今天,我想揭露,濒海战舰并没有根据《财政通令》原则,来支付建造费。”
“濒海战舰项目调查报告显示,该项目的第二个分包商Contravest Electrodynamics Devices(CED),在获得委任合同的当日,便向政府索取1亿7800万令吉的‘开工费’,而该公司当时只成立45天。”

他引述网络媒体《The Vibes》的报道,CED是于2012年2月23日成立,并于45天后委任成为濒海战舰项目的分包商,负责总值12亿令吉的两个主要配套。
拉菲兹质问,纳吉当时身为财政部长,必须回应为何会将两个主要配套,派发给仅成立45天的分包商来负责,而该分包商甚至狮子大开口向政府索取1亿7800万令吉“开工费”?
“这些就是导致莫实得海军造船厂最终没有资金,整个项目至今停滞不前,出现一堆纰漏的原因。”

单亲妈妈疑遭诈骗集团骇入手机盗取资料,12分钟内盜取6万6996令吉,窜改并提高户头银行转帐限额,非法转入他人户头,最后仅剩下10令吉,叫事主欲哭无泪。
来自隆市的黄小姐,从事兼职美甲师,她在7月2日,在一家餐厅用餐时,接到一名陌生女子使用手机运用程序Telegram的来电。对方假借咨询美甲服务收费,趁着电话搭讪交谈,分散事主注意力,串谋其他诈骗成员迅速转移事主银行存款。
事主结束通话后,检查行事历空档安排客户预约,当她下意识地使用手机检查银行户头时,惊见本身户头在数分钟之前,出现6次可疑转账纪录。
事有蹊跷,她立即回电之前接洽的神秘女子,此时对方已把自己拉黑,再无法回拨对方电话,事主才察觉坠入诈骗集团套圈。

陈瑞雯(右)已陪同黄小姐报案,两人展示报案书。
黄小姐求助民主行动党班丹区部妇女组主席陈瑞雯,对方陪同她到蕉赖警区报案,并在今日召开记者会,促请公众慎防可疑来电。
黄小姐強调,自己向来不下载可疑手机运用方程式,也不点击可疑衔接网址。不过大约1年前,曾把手机交给一家普通维修店格式化做维修。
不过事发时,她与友人在餐厅用餐,其手机正使用餐厅公共无线网络。
她说,本身为了推广美甲生意,经常在社交媒体公开手机号码,不时接到有兴趣者拨电询问收费,相信诈骗集团通过这种形式取得自己联络号码。
“这名女子在通话时询问收费,接着就问些无关痛痒问题,如我从事这行业多久,似乎有意拖延通话时间。”
黄小姐与对方交谈大约12分钟。结束通话后,她惯性地检查银行户头,惊见当晚7时09分、7时13分、7时16分、7时17分、7时21分和7时22分,上述6个时段出现可疑转账,一共汇款6万6996令吉到一名马来人户头及2家私人机构的银行户头。”
另外,行动党班丹区部妇女组主席陈瑞雯指出,事主手机全程不曾收到银行转帐验证码(TAC),因此很纳闷为何银行转账給第三方,同时银行职员并没有致电给户头持有人确认转账交易。
她说,根据有关银行给予回应,使用网络转帐数额介于数万令吉属于小数目,银行不可能就每宗交易,随意启动警报系统致电户头持有人确认交易。
针对上述事件,银行促请事主向国行反映问题,追讨损失。

她说,经过调查,发现事主存款汇入的2家公司,其中一家是不存在运作的空壳公司,至于另一家公司员工则表示诧异,希望事主提供更多详情,让公司内部调查。
陈瑞雯促请公众加强防范意识,不要随意使用公共无线网络。至于警方对此案的调查暂时无任何进展。

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上议员要求首相解释,政府是用什么方法来把 “大马一家”这概念应用于大马人民群众中。
他指出,虽然本月即将迎来独立65周年纪念日,以此来纪念马来西亚从英国殖民中获得自由与独立,但“大马一家”这概念的执行情况却并不理想。
“希望首相在解释如何把“大马一家”的概念应用于大马人民群众时,也能提及建立马来西亚国族的短期,中期及长期计划。“

刘华才是于周一的上议院会议中,发表上述言论。
与此同时,他也问到交通部是否有对电召车行业的“软垄断”所可能造成的严重性,进行过任何调查与研究。

他也补充,虽然还有其他公司在做同样的服务,但却仅一家公司在该行业的市场上有着高度控制权。

2022年7月份附加选民册已颁布宪报,即日起至9月14日开放供选民查阅。
选举委员会秘书拿督依克玛鲁丁说,上述选民册涵盖4万989名18岁以上的新选民,他们是7月1至31日自动登记为新选民。
他今日(16日)发文告说,该选民册也涵盖1万3481名更换选区的选民,另有4116人更改投票身份或组别。
他说,选委会提供5种管道让人们查阅上述选民册,包括可浏览选委会官网 或 各州选委会办事处官网 。
“人们也可以通过线上程式、MySPR Semak手机应用程式,或致电选委会热线03-8892 7018查询。”

选委会也呼吁在今年7月1日至31日年满18岁的大马公民,或任何已申请更改选区或投票身份的人士,查阅上述选民册。

他指出,如果他们发现名字没纳入选民册,则可透过 的线上程式或亲临相关的州选委会办事处,填写C表格提出争取。
他说,至于在特定选区的登记选民欲查阅,或反对纳入更改到其选区的选民,则可到相关的州选委会办事处填写D表格提出反对。
“C和D表格也可从选委会办事处的官网 下载,且需在开放查阅这份选民册期间的工作日,呈交相关的选委会主任。”

能源与天然资源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警告称,随着全球炭价格居高不下,下半年的发电成本,将预计比上半年增加三倍至接近200亿令吉。
他说,这一情况相当让人担心,政府目前正在研究方案以迎对这一挑战。
他是在上议院回答上议员旺玛蒂娜的询问时,如是指出。

在今年上半年,他指发电成本为70亿令吉,在政府于电费成本转嫁机制下提供58亿令吉补贴之下,家庭用户获免于电费调涨。
其中的方式,他指正在考量的是针对性补贴措施,家庭收入最高的20%群体(T20)家庭用户,因此需要支付电费成本转嫁机制(ICPT费)或附加费。

“在德国电费平均调涨63.7%,意大利、新加坡、泰国、香港及其他地方,都已调涨电费,除了我国之外,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但我们仍需仅慎面对。”

官方社交媒体
×
×

既然您巳经来了...请您坚持看下去。

新闻事业是一份艰巨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但往往在我们的社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 选择了一个全新的方向走下去。 现在我们开启了一个开放式的《全民记者》资讯平台让您加入我们的新闻工作 行例。注册加入我们的朋友圈、您可以直接上载信息分享。 我们相信这个平台是属于我们的用户群。我们也相信我们用户群的独立性、理 智性及真实性。 资讯爆炸的年代、我们需要真实的信息、我们的平台也需要您的支持来保护我 们宝贵的独立性。 希望您加入我们的好友圈、成为《全民记者》的一员、您的参与对我们是如此 宝贵。 您每月仅仅的3.90令吉月费、可以让我们一起共建一个开放式的新闻资讯平台 。谢谢 加入 点击了解我们的《自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