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United

劲爆关注

#精选

(吉隆坡7日讯)卫生部长凯里宣布,即日民众可自行选择是否在室内戴口罩,但场所业者可决定强制访客戴口罩,或交由访客自行选择戴口罩。
他指出,民众在3个情况下仍强制戴口罩,分别是需前往冠病评估中心(CAC)以进行健康评估的确诊病患;乘搭公交如巴士、火车、德士包括电召车、飞机、员工货车及校车;以及在卫生设施如医院、诊所、看护中心、洗肾中心等等。
尽管如此,他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说,卫生部非常鼓励民众继续戴口罩,因为此举已证明能减少病毒传播。
“早前宣布在户外没强制戴口罩的举措并没有变动,但卫生部鼓励民众在数个情况下戴口罩,例如高风险人士、身处人潮拥挤的地方;呈症状如发烧、咳嗽及伤风;与高风险人士如长者及小孩一同进行活动。”
凯里说,在迈向地方流行病过渡阶段期间,所有经济领域、社交活动及国境已获准开放,虽然在这期间已放宽许多标准作业程序,民众对时刻注重照顾个人卫生的理解,已让过渡程序顺利地进行。
他指出,有鉴于此,我国今年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取得8.9%强劲增长。
他说,卫生部将继续监督国内外的疫情状况,并确保卫生服务处于最佳水平,以在应对疫情时保障人民的福祉,放宽限制不意味着民众可小看染疫风险。
“随着放宽此(戴口罩)限制,民众需承担更大的个人责任,不仅保护自己,同时也保护整个社区。”
询及我国何时可正式进入新冠地方流行病阶段,凯里说,这胥视病毒变种的情况而定,因为接下来的变种病毒的危险性可能会更高或相反。
他说,在未来几个月或一年,如果新的变种病毒威胁性降低,就可考虑进入地方流行病阶段。
他提到,政府也在考虑采购专门对抗Omicron毒株的新冠疫苗,但还未决定是要使用这款疫苗展开全民接种计划,抑或是只针对特定群体,如高风险群体。

(本报美里5日讯) 蚬标公司的子公司砂拉越蚬标有限公司(80%,运营商)与国油勘探私人有限公司(20%)已做出最终投资决定,以开发 Rosmari-Marjoram 天然气项目。
Rosmari-Marjoram油田位于民都鲁海岸220公里处,海上平台将使用太阳能,可再生能源供电。
蚬标上游总监 Zoe Yujnovich说, Rosmari-Marjoram 将有助于以负责任和高效的方式提供安全可靠的能源供应,这展示了该公司的推动能源战略,通过使用可再生能源为 Rosmari-Marjoram 供电,为生活提供动力、创造价值并减少排放。
马来西亚上游主席兼高级副总裁陈文杰说,国油和砂拉越政府的支持和伙伴关系对于与 Rosmari-Marjoram实现这一里程碑至关重要。蚬标在砂拉越拥有悠久而自豪的历史,该公司期待通过投资具有竞争力和弹性的项目,为砂拉越和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做出进一步贡献。
Rosmari-Marjoram 开发项目是确保向国油液化天然气厂持续供气的战略项目之一。 该项目包括一个远程操作的海上平台和陆上天然气厂,其基础设施包括世界上最长的酸性湿气海上管道之一,长达 200 多公里。 Rosmari-Marjoram 项目旨在每天生产 8 亿标准立方尺的天然气 (MMscf/d)。预计将于2026 年开始生产天然气。

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砂拉越乡区学校太阳能计划舞弊案,罗斯玛代表律师拿督佳吉星否认辩方是依据“传闻证据”,提出要求法官再尼退审的申请。
佳吉星在陈词时指出,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办公室在8月27日发表文告表示,已经针对《今日大马》(Malaysia Today)网站所发表有关罗斯玛案件判词的文章,并向警方投报。
他续说,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也已经发表声明,指警方已经开档调查有关文件外泄的案件。
因此,他说,有关文件并不是什么“传闻”,而是真实存在的。
针对罗斯玛要求法官退审的申请,主控官傅益廷在宣誓书内指出,罗斯玛在提呈的宣誓书中所指控的外泄“判词”,其实是吉隆坡高庭研究组准备的研究和撰写的观点。

因此,他说,罗斯玛提呈的申请完全是“传闻证据”,即《今日大马》网站发布的文章为依据。
另一方面,佳吉星在陈词时也主张,相关文件是由至少两个人撰写。
“因为文中提到‘我们’,因此必须是两个人或以上,这个‘我们’到底是谁?”
此外,法官再尼询问佳吉星口中的文件应称为什么时,佳吉星表示自己无法标签该文件,而再尼进一步询问,是否将该文件称为法官的判词时,佳吉星则表示不是。
然而,佳吉星较后表示,该文件是以看似判词的格式在撰写。
再尼之后询问佳吉星,是否认为他会依据该文件做出判词。

佳吉星对此表示,这是对人造成的印象。
而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则指责,在《今日大马》泄漏该文件的拉惹柏特拉是依据收费撰写“报道”的记者。
他说,若辩方律师形容吉隆坡高庭研究组准备的文件为“垃圾”,他认为,拉惹柏特拉的文章更贴近这个形容词,而罗斯玛恰恰就是依据拉惹博特拉的文章,提出要求法官退审的申请。

(本报美里29日讯)男子头部有明显伤痕发现死于空房内,警方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案扣留8男女协助调查。
此起案件发生于昨日下午4时许。据了解,30余岁死者母亲见儿子一夜未归,于是到柏迈再也儿子经常溜达的廉价组屋寻找儿子。
美里警区主任亚历克森助理总监今日发文告证实此案发生。他指出,警方是于昨日(28/8)约 4时30分接到公众电话投报,指在柏迈再也的一所空房子里有一具男子尸体。
他说,美里区警察总部刑事调查科(BSJD)的一支警察小组事后也赶到现场,在现场进行检查后,发现一名男子尸体只穿着短裤躺在屋内。
他称,死者尸体已被送往美里综合医院进行尸检,但死因尚未确定。
据了解,死者母亲在发现儿子躺在空屋内没有反应,即致电中央医院叫来救护车。经抵达的救护人员检查死者脉博后,证实其已无生命迹像,致使一时无法接受而嚎哭。
据消息指出,死者经常都会与不同的男女朋友到命案现场空屋饮酒作乐,而邻居也指出,两天前曾听到吵架声。
据悉,时不时都会有不同的人出现该空屋,而且还吸毒与喝酒,事后还在屋内乱砸东西扰人清梦。
警方刑事调查科接获投报后,即坻现场展开调查。并且扣留了7名男子和1名本地女子协助调查。其中有两名男子在警方抵达现场展开调查时,仍酒醉在该空屋内,完全不知死者已出事,甚至被警方扣留时仍旧不知发生何事。
除了在空屋内当场被捕的两名男子外,警方事后也在附近逮捕另外6名男女嫌犯。
死者遗体后来由警方黑车载往美里医院太平间。死者母亲见儿子遗体抬上黑车更是泣不成声,父亲亦在黑车旁久久不肯离去。
警方呼吁市民不要对这宗案件作出任何猜测,因为这会干扰调查。如有任何与此事件有关的进一步信息人士,请前往最近的警察局协助调查,或致电 085-427093 联系 Noor Asri Bin Ibrahim助理总监以传递相关信息。

面对多宗刑事案件的前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已锒铛入狱成为阶下囚,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也自顾不暇,面对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案件和外国签证(VLN)系统贪污案共87项控状。
健康思维基金会案:上亿令吉47宗罪
阿末扎希是前副首相和前内政部长,69岁的他在健康思维基金会案面对47项刑事失信、贪污及洗黑钱控罪,其中包括12项刑事失信罪,涉及3100万令吉;8项贪污罪,涉及2125万令吉;27项洗钱罪,涉及6500万令吉,惟他皆否认有罪。
对于12项刑事失信指控,扎希被指于2014年至2016年期间,不诚实挪用资金来支付他的个人信用卡账单,个人车辆的保费和执照费,汇款给一家律师楼,以及捐款给大马皇家警察足球协会,他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409条,一旦罪成,他将面对2年至20年监禁、鞭笞及罚款。

在8项贪污控罪,扎希被控担任内政部长时,收受3家公司的贿赂,即Mastoro Kenny IT顾问公司丶德达飞讯(Data Sonic Group Bhd)和Profound Radiance私人有限公司,协助这些公司各别获得MyEG项目丶成为护照晶片供应商,以及受委为在巴基斯坦和尼泊尔的移民签证一站式中心营运商。
他被控在2016年7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期间,在孟沙马银行广场的马银行分行犯下上述罪行,因而抵触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6(a)(B)条文。
至于27项洗钱控罪,扎希涉嫌在2016年3月29日至2018年4月11月期间,在孟沙马银行广场的马银行分行,以及武吉免登飞轮海88商场(Fahrenheit88)的Marhaba Enterprise私人有限公司,从事非法交易,因而抵触2001年反洗钱、反恐融资及非法收益法令第4(1)条文。
该案是于2019年11月18日开始审讯,期间共听取99名证人的证词,直至1月24日,高庭裁定阿末扎希表罪成立,扎希选择在证人栏宣誓自辩。
根据法庭程序,控辩双方将在自辩环节后总结陈词,之后法庭才会宣判罪名是否成立以及其刑罚。
日前,纳吉在布城联邦法院受审的同时,扎希也在吉隆坡高庭接受控方的交叉盘问,并表示有意传召43名证人出庭供证,比早前通知的20人多出1倍。
此案承审法官是拿督科林劳伦斯,扎希在此案的首席辩护律师郑宝德也是纳吉SRC上诉案的首席代表律师。
6月23日,扎希入禀法庭要求暂缓此案审讯,直到他向上诉庭提出的上诉审结为止,并要求获取11名证人的供词,惟在7月4日遭到高庭驳回,交叉盘问继续进行。
外国签证贪污案:1356万新元40宗罪
阿末扎希面对33项贿赂指控,涉嫌向Ultra Kirana有限公司(UKSB)收取1356万新元,他被控利用内长职权以延长该公司继续处理中国一站式服务中心(OSC)及外国签证系统的合约。
他被控于2014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在布城副首相官邸及加影绿野山庄犯下上述罪行,因而抵触《2009年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6(B)条文(受贿),可在相同法令第24(1)条文下判刑。
一旦罪成,将面对最高20年监禁和罚款不少于贿金五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扎希也面对33项交替控状,违反《刑事法典》第165条文(公务员不得接收贵重物品或礼物)。
他还面对另7项指控,即身为内政部长,收受与其有公务往来的UKSB献金,分别涉及115万新元、300万令吉、1万5000瑞士法郎和1万5000美元。
他被控在2014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在加影绿野山庄和布城16区Seri Satria犯下上述7项罪行,违反《刑事法典》第165条文;一旦罪成,最高刑罚为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该案因行管令两度展延后,随着控方于8月11日完成举证,此案会于8月25日,以及9月1日和2日在高庭续审。
预计控方将传召2名至3名证人在8月25日供证,辩方和控方将分别在8月29日和9月5日入禀书面陈词,9月5日至8日聆听控方口头陈词。
本案于2021年5月24日开审,控方传召了18名证人出庭供证,共有107份呈堂文件,承审法官为拿督莫哈末亚兹慕斯达法。
后记:难兄难弟的前正副首相
纳吉在SRC案的终审结果日前出炉后,阿末扎希向纳吉精神喊话,表示会继续与纳吉同在,巫统政治局也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开会,商讨对策。
在SRC案终审的前一天(8月22日),逾百名巫统区部主席出席巫统紧急会议,其中大部份已经达成共识,要求尽快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但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并没有出席该会议。

回顾今年3月,在柔佛州选举的国阵胜选记者会上,阿末扎希刻意将纳吉拉到身边合照,而依斯迈在大合照时被迫站在后排,如今局面反转,有分析员认为,纳吉一事或将巩固依斯迈作为首相和在巫统的地位。
也有分析员指出,纳吉一事可能让依斯迈面对来自纳吉阵营巫统领袖群的反抗,或面对某些巫统党员强烈要求提前举行全国大选。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案件最终上诉今早开审!
由首席律师郑宝德的新辩护团队,于周一(15日)上午约8时45分抵达布城司法宫。
纳吉本身的座驾则于上午9时10分抵达。
最终上诉
联邦法院是从8月15日起聆审纳吉SRC国际公司案的最终上诉。
在这之前,纳吉已解聘沙菲宜与伙伴律师楼,该律师楼将不再代表纳吉在SRC案中提出上诉。
纳吉随后委任来自郑宝德律师楼的郑宝德为其首席律师,同时也聘请来自再益依布拉欣、苏夫兰、廖德发与伙伴律师楼(ZIST)的廖德发和鲁本为其律师。

联邦法院是于今年5月择定从8月15日起为期10天(8月15至26日),聆审纳吉寻求撤销他挪用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罪成裁决和监禁刑罚,所提出的最终上诉。
上诉庭三司是在去年12月8日一致驳回纳吉的上诉,并裁定维持高庭的判决,即他涉及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的所有7项控状皆罪名成立。
随着纳吉在上诉庭遇挫,这意味着联邦法院将是其寻求上诉得直的最后途径。

大马唱作人黄明志12日晚发布新作品《Katak》,调侃“受保育类青蛙” 的大马跳槽议员,还特别邀请“国会小鲜肉”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主席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Syed Saddiq)颜值挂保证参与MV演出,与一众舞者大跳“青蛙舞”。
黄明志在MV上载后留言指出:“不知道这首歌推出后会不会又惹事……马来西亚这两年言论很自由不是吗?”他还说,其实只是要纪念一下马来西亚的“青蛙”,它们从全盛时期到最近变成“濒危物种”。

《Katak》采用的是雷鬼的曲风,因为雷鬼是走反拍的,感觉是青蛙在跳。那个编曲里面是真的有青蛙在叫,因为拿青蛙的叫声来做反拍,所以这个是一种融入大自然并新创了‘雷鬼青蛙’曲风,是一种新的尝试。
“这其实是首儿歌,各国的朋友或者小朋友都可以一起来了解马来西亚有这个国宝级的动物。”

提到这次找来赛沙迪参与MV的演出,黄明志表示:“平时的MV都是有很多美女,这首歌我就是想要找一个帅哥,而马来西亚社交媒体上最帅、最多粉丝的男生无庸置疑就是赛沙迪;偶尔我的频道也要给女性福利,不要给男孩子爽而已。”

他还笑说,赛沙迪来到拍摄现场的时候,女工作人员全部围着他讲话,还是讲了5个小时都没有做工,“这个就是帅哥的魅力,所以我相信他会拉到很多师奶、少女粉来支持这个MV,让MV有更多人看,更多人关注。”

这首新作品也是黄明志第5次和5Forty2与The Real Masta Clan合作,彼此己经有深厚的默契,上次合作的《Happy Family》,得到了金马奖的最佳原创电影《BABI》主题曲的提名。
这首新作品也是黄明志第5次和5Forty2与The Real Masta Clan合作。
黄明志说:“每次只要有需要到各大民族的项目时我们都会聚在一起,所以我们WhatsApp有一个聊天群组叫做‘Happy Family’,直接在群组呼叫一声就会马上收到回应,这次玩的是雷鬼风,本以为会难倒他们,后来听到编曲觉得非常厉害,依旧‘玩不死’他们。”
MV场景跑遍了整个吉隆坡的大街小巷以及观光景点,例如黑风洞、隆雪华堂、时代广场都收录其中,而搭配《Katak》青蛙在城市中乱窜跳来跳去,还特别编了青蛙舞,并呼吁大家一起来学习这个舞蹈,同时也第一次穿上青蛙装造型融入主题。

(本报美里8日讯)尼亚苏埃双溪古弄艾丹长屋油棕芭再发现疑是中国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碎片,消拯局在拉获投报后,前往现场了解情况,并促居民暂时勿靠近可疑物。
尼亚石山消拯局是于今午2时19分撤获投报,并派遣消拯人员前往距离尼亚石山33公里的现场展开检查。
上述可疑的物距离该长屋约100米的油棕芭处。消拯人员穿上防护衣及载上氧气罩上前检查有关的可疑疑物。
有关为灰色的可疑物呈箭头形插在泥士中,从泥面至上约1尺高。随后消拯人员为可疑物进行拍摄以作进一步参考和行动。
消拯人员促该长屋居民暂勿接近该可疑物件,直到相关单位给予进一步指示。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条繁忙的购物街6日发生炸弹攻击事件,爆炸至少造成8人死亡、22人受伤。
事发后,逊尼派穆斯林激进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声称犯下这起攻击案。
爆炸案发生在喀布尔西部地区,当地也是少数族群什叶派穆斯林定期聚会的地点。攻击案发生的时间,在什叶派最重要节日之一“阿舒拉节”(Ashura)之前。

内政部发言人指出,一个调查小组正在爆炸现场评估伤亡情况并协助救助伤员。

伊斯兰国5日也在喀布尔发动另起炸弹攻击,当时至少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
据估计,阿富汗的3900万人口中,什叶派仅占10%至20%。逊尼派穆斯林塔利班当局于去年8月接管国家后,曾承诺针对什叶派清真寺与其他设施提供更多保护。

二华裔青年误信脸书高薪工作广告,结果遭诱骗及“卖猪仔”到柬埔寨,经历3个月地狱般生活,最终被转卖到泰国后见机逃跑,并在泰国警方、大马驻曼谷大使馆及大马在泰国商人的协助下脱困回国。
两名来自霹雳与砂拉越的华裔青年,今年初在脸书看到赴柬埔寨当赌场保安的高薪工作广告,被诱骗到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西港)后,岂料遭到诈骗人口贩运集团收走国际护照,被逼从事网络诈骗,不仅食不果腹,还遭到殴打、凌虐、电击等酷刑,甚至成为“猪仔”转卖给泰国人口贩卖集团。
年仅17岁的马姓青年披露,他是今年一月被带到柬埔寨西港,由于拒绝从事网络诈骗工作,而遭到诈骗集团以电击棒殴打,犹如“人间炼狱”,甚至亲眼目睹其他“猪仔”难忍折磨,选择上吊和跳楼轻生。

他说,由于他不善于使用电脑等电子设备,而遭到诈骗集团以“猪仔”方式,收走其护照及更改国籍,卖给其他人口贩卖集团。
“他们收走我的护照,叮嘱我是来自四川,因为中国人的‘价格’比较高。中国人的‘售价’大约是5万美元(约26万令吉)。”
“我被‘转卖’了好几次,期间我看到有人因长期被虐待,而从高楼轻生及上吊自杀。”
“我最终是要被‘卖’到缅甸,但在途经泰国曼谷时,我和他(冯姓少年)以马来语沟通后,找机会一起逃跑。”
至于另一名成功脱逃的冯姓青年(23岁)则表示,他是今年初在脸书看到柬埔寨赌场高薪招聘广告,而被诱骗到当地,岂料遭到人口贩卖集团带至西港“中国城”,里面拥有超过20栋高楼,主要都是从事网络赌博及诈骗活动。
“大厦内到处都是闭路电视和保安人员,进去大厦后就无法离开。如果我们拒绝工作,就会威胁要把我们给’卖掉‘。”
“当我们拒绝服从,他们就会拿着警棍和电击棒殴打和电击我们。”
沈春祥(左起)展示冯姓和马姓青年遭人口贩卖集团殴打凌虐的伤痕。右为张睷洋。
马姓和冯姓青年周五(5日)是在人民公正党关丹德伦州议员沈春祥和公正党最高理事张睷洋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忆述成为“卖猪仔”至成功脱逃返国过程。

马姓和冯姓青年指出,他们是在今年5月28日准备从柬埔寨被“卖”到缅甸,途经泰国曼谷时顺利脱逃,并寻求沈春祥和有着“泰国过江龙”之称的大马在泰国黄姓商人协助,以及泰国警方和马来西亚驻曼谷大使馆的合作下,成功将他们救回我国。
无论如何,沈春祥证实,由于两名青年在泰国逾期逗留,而遭到处以2万7000泰铢(约3000令吉)罚款,两名青年也感谢沈春祥、黄姓商人和大马外交部的援助,让他们能重回我国。
沈春祥也促请马来西亚政府和执法单位,能够积极处理国人被当“猪仔”卖到国外事件,并将他们营救回国。

官方社交媒体
×
×

既然您巳经来了...请您坚持看下去。

新闻事业是一份艰巨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但往往在我们的社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 选择了一个全新的方向走下去。 现在我们开启了一个开放式的《全民记者》资讯平台让您加入我们的新闻工作 行例。注册加入我们的朋友圈、您可以直接上载信息分享。 我们相信这个平台是属于我们的用户群。我们也相信我们用户群的独立性、理 智性及真实性。 资讯爆炸的年代、我们需要真实的信息、我们的平台也需要您的支持来保护我 们宝贵的独立性。 希望您加入我们的好友圈、成为《全民记者》的一员、您的参与对我们是如此 宝贵。 您每月仅仅的3.90令吉月费、可以让我们一起共建一个开放式的新闻资讯平台 。谢谢 加入 点击了解我们的《自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