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United

劲爆关注

联合日报KHE

联合日报KHE

室编

39756 posts

艾成今早坠楼身亡,同是《超偶》战友的大马歌手符琼音得知噩耗非常震惊,她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坦言完全无法反应,也不敢相信。“真的无法接受,有太多需要消化,更担心艾成大马的家人。
符琼音透露,他们不久前才一起录制《小明星大跟班》,之后约了一摊聚会,当天艾成临时缺席。她忆及当天聚会有张芸京、江明娟、荣忠豪,还有艾成出道前驻唱的同事亦帆、徐哲纬,都是10几年的老朋友,“但他临时说要去谈事情,就缺席了那次聚会。”
符琼音也提及艾成曾有次说到债务时眉头深锁,但并未细说,但谈到很多进行中的计画时,又恢复了飞扬的神采。她难过说:“我们有说好要去他的新音乐节目录影,月底还有一场台东的演出会碰面,我还想著到时候要好好聊,好友怎么就缺席了呢?”
她表示昨天才经过艾成的店,停下来看了招牌,还想着哪一天要去吃一下,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心里真的无法接受,有太多需要消化,更担心艾成大马的家人。

5岁法国籍男童与家人到邦咯岛旅游,在海边嬉水时突然被水母螫伤不省人事,送院治疗后不治。
曼绒警区主任诺奥玛助理总监今天发文告表示,这起事件是于8月15日傍晚6时45分,发生在邦咯岛直落尼巴(Teluk Nipah)的海滩,法医对男童解剖后,证实男童的死因是水母毒液螫入(Jellyfish Envenomation)。
他表示,邦咯岛警局是于8月15日晚上7时28分,接获邦咯政府诊所医务人员的来电,通报一名5岁的法国籍男童疑遭水母螫伤而宣告不治的事故。
“男童是随同家人在8月15日前往邦咯岛度假,当天傍晚约6时15分,男童和家人到直落尼巴海滩游玩,大约6时45分,嬉水的男童突然惨叫,附近民众立即将男童抱上岸,发现他被水母螫伤,也已经不省人事,家人迅速将他送入邦咯政府诊所,惟被医务人员证实不治。”
他说,警方调查发现,男童的腹部、左手及左腿,有被水母螫伤的痕迹,案件没有刑事成分,因此列为猝死案处理。

艾成今天坠楼身亡,享年40岁。总是带给身边人们正面积极力量,热爱唱歌的那份热情渲染众人,噩耗传出后,赖铭伟、何孟远、小甜甜(张可昀)和同为马来西亚人的梁静茹都相当难过,发文哀悼。
赖铭伟是《超级星光大道》第二届的冠军,艾成则是《超级偶像》第二季的冠军,日前这两个节目的选手才齐聚录影,赖铭伟心痛上传当初每个人灿笑合照,感叹才刚送走朱俐静(Miu),回想前阵子一起录影的欢笑:“没想到今天换听见你的噩耗,艾成辛苦了,愿一路好走。”小甜甜和何孟远也透过Instagram限时动态发文,黑底白字写下过去从艾成身上学到很多也获得了很大的力量。
和艾成同为马来西亚的人情歌天后梁静茹,同样也在得知消息后以黑底限时动态贴上蜡烛和祈祷手势的符号,为艾成的离去哀悼。
出处:ETTODAY

艾成今传出在芦洲捷运站3号出口坠楼身亡的噩耗,老婆王瞳正在拍摄《决胜的挥拍》,急忙从宜兰赶回台北,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据了解,王瞳目前人已经抵芦洲警局,入内先祷告,稍后制作笔录,笔录结束再去板殡相验遗体,夫妻俩是虔诚基督徒,艾成后事由教会处理。
警方转述,初步了解艾成心情不好,昨晚到王瞳住处找她,早上王瞳外出工作,有2名教会友人前来陪同艾成,艾成进到房间,而房间有门通往阳台,友人发现艾成久未回客厅,进去房间发现艾成已坠落到一楼。
艾成今年要迎接出道20周年,并且准备录制新歌,今传出憾事,让演艺圈好友们都不敢相信,不少网友更是涌入脸书哀悼。
艾成2020年7月和王瞳在台登记结婚,之后遇到疫情,第一个年夜饭回不了马来西亚过年,小俩口吃火锅围炉,两人日前才庆祝结婚2周年,艾成才预告等疫情趋缓,年底回大马见父母,补办婚宴。
出处:ettoday

一名涉嫌通过丰田威尔法(Vellfire)休旅车贩运25名缅甸公民的17岁少年,周三在地庭面控。
不过,鉴于此案是属于须交由高庭审理的《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底下的安全罪行,因此法官阿祖拉并未记录这名少年被告是否认罪。
控状指出,被告与一名在逃同伙于2022年8月2日中午12时05分,在冼都斯里古晋花园的曼祖3路(Jalan Manjoi 3)犯罪,抵触《2007年反人口贩卖及反移民走私法令》第26A条文,以及与刑事法典第34条文同读。
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最高20年,也可被判罚款,或两者兼施。
由于此案涉及少年罪犯,媒体因此不得入庭采访。
本案主控官是莫哈末祖莱迪副检察司,少年则未聘请律师。
莫哈末祖莱迪在庭外受询时说,法庭择定此案于10月17日重新过堂,以寻求将此案交由高庭审理。
媒体早前报道,17岁少年为钱与同党从吉兰丹兰斗班让,驾驶休旅车将25名缅甸非法移民送往吉隆坡找工作,但抵达隆市不久就被警方截查,除一人逃脱外,余下26人当场被捕。
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助理总监指出,增江警局局长于事发当时,在斯里古晋花园巡逻时发现一辆可疑的黑色丰田威尔法休旅车。
他说,警方在曼祖3路就要截停该休旅车调查,不料休旅车司机踩油门加速逃跑,警方于是尾随追捕。
他指出,休旅车在逃逸数百公尺后,在士里兴路(Jalan Selinsing)撞到其中一名警员的摩哆,再失控撞向停在路旁的3辆汽车后停下。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强调,尊重联邦法院五司驳回前首相纳吉在SRC案上诉中纳入新证据裁决,但巫统与国阵将与纳吉同在,捍卫这位凭藉社媒之力,助巫统迅速恢复的“社交媒体之王”。
他周四在脸书专页撰文说,纳吉的SRC上诉案中面对挑战,本身也尊重法院裁决。但纳吉对巫统、国阵和国阵政府贡献良多,不会被历史抹杀。
“在希望联盟执政的22个月期间,巫统被贬低而险遭政敌埋葬时,他(纳吉)成功为巫统反击,抵御攻击。”
他赞赏纳吉纳吉通过其脸书,凭数据和事实反呛反对党,在沙巴、马六甲和柔佛州选时为国阵站台,赢得选举。
“这就是我们尊重的纳吉,为巫统斗争。我们非忘本之人,巫统将与他并肩作战。”
他说,人们必须承认纳吉在社交媒体充满影响力,助力巫统迅速恢复是“社交媒体之王”。
他表示,争取正义是一段漫长的道路,但真理一直存在,“让我们团结一心,声援纳吉,不要放弃,斗争到底。”
“身为人民、党员和党领导人,这裁决不妨碍我们继续与纳吉在此案同在。”

一名公务员涉嫌毒品活动被捕,警方在逮捕行动中起获冰毒及大麻。
安邦再也警区主任法洛助理总监证实,警方是于周三(17日)凌晨约3时50分在安邦班登再也地区进行的防范罪案巡逻行动中,做出上述逮捕行动。
“警方人员在落网嫌犯身上,起获5包相信是冰毒及1包相信是大麻的毒品。”
“警方调查显示,现年37岁的嫌犯曾犯有刑事及毒品前科,并且在尿检中不过关。”
嫌犯如今已被警方延长扣留助查。
法洛说,警方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A)(1)条文、第6条文及第15(1)(a)条文调查上述案件。

人民公正党网络诈骗受害者互助小组再揭露2宗电子钱包被窃案,两名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被盗走2000令吉和5万令吉。
根据受害者李先生(39岁)指,其家人于8月7日中午12时左右,在自家店内通过金融流程兑换(FPX),从银行账号汇钱至一触即通电子钱包(Touch ‘n Go eWallet),不料当晚却发现被窃取2000令吉,随后已经报案。
“我的家人发现,共有6次不知情的转账记录,该6次转账是在20分钟内发生,每次转账约200令吉,钱财皆被转到同一电子钱包账户。”
他今日(17日)在公正党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令人震惊的是,骇客最后一次是窃走500令吉12仙,其家人的电子钱包最终仅剩余10仙。
另一宗案件的受害者是一名北马的公务员,骇客通过受害者绑定一触即通电子钱包和虾皮电子支付系统(ShopeePay)的两张信用卡,转走约5万令吉。
据网络诈骗受害者互助小组秘书郑成隆,受害者的两张信用卡是来自不同的银行,其中一张信用卡在1个小时内,约2万3000令吉分为8次被盗走;另一张信用卡则有50次不知情的转账记录,总共被盗走约2万8000令吉。
“案件是于去年10月发生,但受害者至今仍未获得任何赔偿,据警方调查,银行方面有骇客的账户信息,但无从掌握该名用户的个人资料,意味着骇客是使用假账户。”
他告诉媒体,日前他尝试使用假资料注册新的一触即通电子钱包账户,并成功把钱汇入该账户,惟无法把钱从该账户转给另一个账户,因为仍未获得认证(verify)。
他解释,认证程序需要获得用户更多的个人资料,如身份证号码和脸部认证等等。
出席在记者会者包括士满慕州议员兼网络诈骗受害者互助小组顾问李健聪、理事莫哈末马杰曼等。
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敦促国家银行,立即采取行动处理有关事件。
李健聪也是网络诈骗受害者互助小组顾问,他表示,两宗案件的作案手法相同,即把钱从受害者的银行账户或信用卡转入骡子电子钱包账户;更可怕的是,电子钱包账户很容易通过假身份注册。
他今日(17日)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揭露上述两宗案件,同时也他呼吁各造认真看待这类事件。
“电子钱包的使用越来越普遍,政府也通过电子钱包发放援助金和奖掖等,例如在去年及今年4月,政府通过线上支付平台,为高教学生发放150令吉的ePemula电子钱包奖励。”
他还说,卫生部旗下的医院及诊所也将从今年10月起,全面接受电子钱包付款。
对此,他呼吁国行主动解决电子钱包的缺陷,以便恢复人民对国行的信心。
他指出,电子钱包是由国家银行通过《2013年金融服务法》、《2013年伊斯兰金融服务法》或《2002年金融发展机构法令》进行监管。
“国行应该主动帮助人们找到这些缺陷,而不是反过来。必须在人民问起‘国行在哪里’之前,立即恢复人民的信心。”

成功从缅甸KK园区赎身离开的“猪仔”阿康(32岁)及阿和(26岁)透露,他们一开始以为是被安排到吉兰丹工作,之后却被诈骗集团告知必须到泰国合艾受训2周,岂料最后被安排偷渡进入缅甸苗瓦迪的KK园区从事诈骗工作。
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今日偕同3名从缅甸KK园区离开成功回国的“猪仔”,阿康、阿和及周宇嫣召开记者会。
阿康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在行动管制令实施期间失业,并通过面子书获悉吉兰丹有一份网上赌博的工作,每个月薪资约6000令吉,因此答应前往吉兰丹工作。
他说,他去了吉兰丹后在酒店等候了约1个月,并未安排他工作。他指相关公司除了支付每天的房间费用外,每天还给他200令吉的零用钱。
“当地接洽人告知必须到泰国合艾受训2个星期,然后才能回到吉兰丹从事线上赌博工作。我相信对方,结果就以偷渡的方式进入泰国。”
他说,孰知进入泰国后就直接被带到泰缅边境的湄索,然后再被偷渡进入缅甸苗瓦迪的KK园区从事诈骗工作。
他坦言,从去年8月被带到KK园区内从事电话诈骗工作,他成功骗取3名受害者的钱财,惟骗获的钱财仅有数百美元,未达到诈骗集团的标准,因此在近一年的时间内,其未得分毫薪金。
“所待的组别是马来西亚组别,而整个团都是大马人,约有100人。管理我们的组长也是大马人,约有5至6人。”
他透露,在园区的日子,因为工作上不达标,几乎每天都会遭到体罚,而他甚至多次遭到团长使用水管暴打至流血。
“还记得有一次,我遭团长以塑料水管暴打,打到该水管断开两截,该团长仍然不满意,拿出苹果12手机敲打我的头,最终导致头破血流。遭到暴打头部流血后,公司也不会给予治疗,第二天还是要继续上班。”
他说,直到今年年初,公司通知解雇他,惟得知虽遭到解雇,仍然要缴付赎金才获释回国,否则将被转卖给其他集团。
他续说,赎金价码分为5万令吉及8万令吉,其中5万令吉仅释放送到泰国湄索,至于如何回国就“自生自灭”。若是缴付8万令吉赎金,则会在释放后被安排以偷渡方式,送回大马。
行管令失去工作 友人介绍网赌工作
阿和则表示,本身在饮食业打工,但基于行动管制令失去工作,而在寻找工作时,就有相识2年的朋友介绍其工作,到泰国湄索从事网络赌博工作。
“这位友人并非网上认识,而是现实中见面认识朋友。而起初该朋友告诉我,他也在该地方工作;后来才发现,原来他完全没有去到。”
他说,他也是去到吉兰丹,再从吉兰丹偷渡进入泰国,然后再偷渡进入缅甸。他同样也是在KK园区内从事电话诈骗工作,并在该处与阿康认识。
“在这期间,几乎天天都被体罚,然而我从未被暴打。”
“同样今年初,我被告知遭公司解雇,然而公司并没有给予理由。事实上,我也一心想赶快离开该处,因此也没有多问。”
他说,然而其被告知,即使被解雇,仍然需要缴付赎金才可以离开,否则会被转卖给另外一个集团。
黄家业:线人是“无间道 ” 谢旻容下落资料或有误
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坦言,其近期发现被其从缅甸KK园区救出的线人,原来是名”无间道“,不仅向提供消息予他,也提供消息予其他网红等。因此,早前其通过媒体透露,有关失踪女子谢旻容的下落资料,可能存在错误。
黄家业针对早期其通过媒体透露,有关失踪女子谢旻容的消息,其实是一名化名“诸葛亮”,在KK园区的大马人所透露。
他说,然而根据他们从多方收集资料后,才发现这位“诸葛亮”的男子,其实是个“无间道”,除了向其发放有关谢旻容的消息外,同时也向其他网红如,王雷等,发放有关谢旻容的消息。
他也说,“诸葛亮”曾经在年初时自称自己也是“猪仔”受害人,因此要求其协助将其救出来,然而有一阵子其突然失联,但在数个月后又突然主动联系他们。然而当他们要缴付赎金后,要救出该男子时,他又突然失去联系,过了不久就主动联系,告知已抵达大马境内。
周宇嫣:没遭虐打或体罚 也未缴赎金
另外,与“诸葛亮”同一个部门工作,同样也是从KK园区出来的周宇嫣则表示,抵达KK园区后才发现,其从事招募工作,即通过社交媒体招募人们到来从事诈骗工作。然而在这期间,她并没有遭到虐打或体罚。
“而在释放回国的过程中,并未缴付任何的赎金。”
周宇嫣之前在新山的超市从事收银员工作,本身是单亲妈妈,加上有3个孩子需要抚养,因此其在网友的介绍下,就前往工作,而当时承诺会给予6000至8000令吉的薪水。
她声称,她在KK园区期间,与“诸葛亮”同一个部门,而该男子根本是个双面人,该男子的角色,非常像是中介人,负责诱骗拉拢大马人到KK园区。

大马和新加坡两国警方展开跨境合作,捣毁两个涉嫌洗黑钱的跨国犯罪集团,在新马两地共逮捕13人。
该两个犯罪团伙涉嫌参与发生在新加坡的各类骗案,包括投资诈骗、求职诈骗、假冒赌博平台诈骗、性服务诈贷诈骗,共有超过60人被骗,损失金额超过130万新元(约416万令吉)。
初步调查显示,两个诈骗团伙以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的受害者为目标,并在马来西亚洗钱。
新加坡警察部队周二发文告透露,新加坡商业事务局与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的商业罪案调查部,从7月起互通情报,通过两地警方的紧密合作和联合调查,警方确认相信是洗钱幕后主谋的团伙,藏身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和柔佛。
2022年8月,新加坡反诈骗指挥处的12名警员联合马来西亚商业罪案调查部,同时在吉隆坡和柔佛的两处公寓展开突击行动。
马来西亚籍的两名女子和7名男子因涉嫌跨境洗钱被捕,他们的年龄介于19岁至39岁。
与此同时,新加坡反诈骗指挥处在新加坡逮捕18岁至49岁的两男两女,他们涉嫌通过交出个人银行户头或SingPass户头,协助洗钱集团洗钱。另有24人正协助调查。针对所有新加坡嫌犯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根据新加坡滥用电脑法令,未经授权获取电脑资料一旦罪成,可面对坐牢最长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未经许可披露访问代码获取不当利益或非法目的一旦罪成,可面对坐牢最长3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官方社交媒体
×
×

既然您巳经来了...请您坚持看下去。

新闻事业是一份艰巨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但往往在我们的社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 选择了一个全新的方向走下去。 现在我们开启了一个开放式的《全民记者》资讯平台让您加入我们的新闻工作 行例。注册加入我们的朋友圈、您可以直接上载信息分享。 我们相信这个平台是属于我们的用户群。我们也相信我们用户群的独立性、理 智性及真实性。 资讯爆炸的年代、我们需要真实的信息、我们的平台也需要您的支持来保护我 们宝贵的独立性。 希望您加入我们的好友圈、成为《全民记者》的一员、您的参与对我们是如此 宝贵。 您每月仅仅的3.90令吉月费、可以让我们一起共建一个开放式的新闻资讯平台 。谢谢 加入 点击了解我们的《自助广告》